后李光耀时代新加坡经济向何处去

来源:南方都市报   2015-03-27 00:00:00      编辑:南都
字号:T T
摘要:尽管自2011年起,新加坡开国总理李光耀便卸去全部职务,但仍被认为在新加坡具有无可比拟的政治、经济控制力和影响力。虽然世人对其褒贬不一,但大多数人承认,李光耀在长达52年对新加坡的实际治理中,将这个昔日英国殖民统治下混乱、落后、经济结构单一的要塞兼港口,建设成为世界领先的金融中心和最繁忙的海运交通枢纽之一。2013年该国人均收入达到历史性的5.5万美元/年,高居世界第三位。

   尽管自2011年起,新加坡开国总理李光耀便卸去全部职务,但仍被认为在新加坡具有无可比拟的政治、经济控制力和影响力。虽然世人对其褒贬不一,但大多数人承认,李光耀在长达52年对新加坡的实际治理中,将这个昔日英国殖民统治下混乱、落后、经济结构单一的要塞兼港口,建设成为世界领先的金融中心和最繁忙的海运交通枢纽之一。2013年该国人均收入达到历史性的5.5万美元/年,高居世界第三位。在许多人眼里,新加坡的崛起和经济繁荣,都系于李光耀之一身。如今李光耀“彻底退休”,新加坡真正进入“后李光耀时代”,这个岛国未来的经济走向将会如何?

   许多分析对“后李光耀时代”的新加坡经济表示乐观,不至于出现大的波折和起伏。李光耀在长达半个多世纪的时间里,为新加坡营造了良好的法律社会秩序和经济市场游戏规则,奠定了新加坡的产业基础,继承者们只要萧规曹随,在经济上沿着李光耀时代划定的轨迹亦步亦趋走下去,就足以确保新加坡经济在相当长一段时间里平稳发展。

   一些经济学家认为,李光耀生前高瞻远瞩,早早意识到新加坡将出现产业老化、劳动力资源不足等瓶颈,一方面力排众议积极引入“客工”和外籍移民,另一方面努力推动经济转型,谋求向高附加值产业发展,因此,未来至少10年内,新加坡作为全球领先金融中心、海空航运枢纽和跨国公司区域总部的地位将不可动摇。此外,中国经济的崛起也会给新加坡这个亚太金融中心带来更多商机,如今新加坡是人民币离岸结算中心之一。

   当然,对于李光耀治下的新加坡经济模式,国际间长期以来并非只有一边倒的掌声。最早“唱衰”的,是《纽约时报》专栏作家、曾获诺贝尔经济学奖的保罗·克鲁格曼,认为新加坡的经济增长不会长久。这位被戏称为“唯一靠写经济评论获得诺贝尔奖”者上述言论发表后就引发广泛争议,并被20年来新加坡经济实际表现证明为并不确切。另有一些观察家则认为,新加坡自1970-1990年持续20年的2%稳定增长,是和劳动力素质稳步提高、教育普及率上升,尤其和投资不断加大息息相关的,但这一切到了上世纪90年代末就显得难以为继,而不得不靠加大资金投入和大规模引进外劳来维持。

   这些“唱衰”说固然随着1996年之后新加坡经济的“提速”而变成经济评论圈一个不大不小的笑话,但业界仍有观点认为,“唱衰派”有一点并未说错,即延续数十年的“李光耀增长模式”是不可能长久持续下去的。新加坡本国公民劳动力价格已经高企,其受教育程度和劳动力素质的提升也近乎极限,而李光耀生前煞费苦心推动的产业升级、经济转型,投入产出比并不理想,近5年新加坡经济的持续稳定增长,很大程度上延续了旧模式———只不过承担昔日“吃苦耐劳”角色的变成了“客工”。随着经济的发展,新加坡中产阶级比例不断上升,他们对“李光耀治理”的接受或忍耐,是建立在自身收入不断上升、生活保持稳定基础上的,倘新一代领导人不能持续中产阶级收入的增长,不能持久维持高福利,“客工综合征”就有可能影响新加坡经济。出生率的低下、劳动力成本的高企让新加坡变得越来越依靠“客工”。1980年90%新加坡居民是新加坡人,如今仅为63%,若局面不改变,2030年新加坡外籍居民人数将超过本地人。由于“客工”承担了繁重劳作,薪水低、劳动时间长且强度大,已引发了巴士司机罢工等多次“客工”罢工潮。

   此外,李光耀时代新加坡经济的成功在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冷战、中国的门户闭塞,和新加坡及李光耀的左右逢源,而这些优势在当今及未来似乎正在减弱:一如前新加坡贸工部长拉维农所言,北京和上海正让新加坡相形见绌,且这种局面正在蔓延,如今仅中国比新加坡还大的城市就多达13个,其中许多基础设施现代化程度惊人,劳动力也比新加坡便宜得多,不论作为中转港、物流枢纽或金融中心,新加坡仍然具有一定优势和资本,但“一招鲜、吃遍天”的时代业已过去,届时这个幅员狭隘、人口密度却很大的城邦国家,还能维持今天的经济奇迹么?

   事实上,新加坡经济即便在李光耀时代,也依然存在一些隐患,如福利成本过高,房地产市场被人为压抑,这些隐患在近几年已给新加坡经济带来了越来越大的压力,一旦在“后李光耀时代”制约上述隐患的力量削弱,居住成本的上升、福利体系的凝滞,以及贫富差距的明朗化,都可能引发一系列麻烦。

   3月25日,“后李光耀时代”第一份经济预测出台,2015年新加坡G D P增速预期从3.1%下调到2.8%,该预测指出:去年新加坡G D P增速为2.9%,低于预测值3%,而去年四季度增速仅为2.1%,低于预测值2.3%———值得一提的是,催生这份经济预测的21名经济学家,是由新加坡本土机构金融管理局(M AS)召集的。

   陶短房(旅加学者,知名专栏作家,国际政治、经济评论人)

  
0
iTAG: 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