飞机惊魂之后

来源:南方都市报   2014-11-19 00:00:00      编辑:南都
字号:T T
摘要:“双十一”没剁手照例熬了夜,早上刚睡醒就看到“南航珠海直飞北京的飞机因遭受鸟撞而迫降广州”的消息。

   幕后

   “大吃大喝,庆祝重生!”从感激机长到感恩彼此,惊魂过后的乘客似乎成了患难兄弟

   南都记者 吴雪峰

   “双十一”没剁手照例熬了夜,早上刚睡醒就看到“南航珠海直飞北京的飞机因遭受鸟撞而迫降广州”的消息。

   通过微博和朋友我找到了乘客手机号,进了“南航CZ3739”微信群,当时群里有14名乘客和3名记者,下午我开始逐个给乘客打电话。

   第一个人聊了33分钟,张先生恰好坐在飞机左侧机翼后方,还原了发动机砰响并起火冒烟的过程:“闷响,沉沉的,像汽车爆胎一样。”与此同时,他还敏锐地看到了机舱内仅5到8秒后就消散的烟雾,“像金属夹杂燃油被烧开的味道。”

   仅这10秒左右的声光味就逐个核实了,受访乘客有的说发动机像爆炸一样响,有的说机舱气味像金属的烧焦味。我不想危言耸听捏造万米高空的“爆炸”,最终只选取了距离事发机翼发动机最近的乘客张先生的说法。好在事后实习生邹雨茉捕捉到另一年轻妈妈的细节———事发时用飞机上发的湿毛巾给小孩捂上嘴巴。

   跟张先生聊完后基本事实清楚了,我想尝试做个特稿,但这需要尽可能多的可观可感的细节。几乎是逐个加微信,寒暄几句后要手机号扫朋友圈,再确定重点的五六个采访对象。

   这其中有个2岁孩子的妈妈,第一次坐飞机出游,在朋友圈感叹宝宝居然懂得自救。另一个是42岁的房女士,在微信群言语激动。我委托实习生采访女乘客,毕竟女人感性且敏感,我嘱咐邹姑娘先听吐槽再剥细节。

   随后我跟另一个三口之家的户主印先生也聊了半个多小时,电话中他依然情绪激动。抱着儿子捏着妻子手,那时候他真的以为飞机就要坠落了。在剧烈颠抖之中,印先生试图给儿子穿救生衣,坐过多次飞机的他慌乱中居然不知道怎么把救生衣套在儿子头上。

   透过他坚定却激动的语气我能感觉到这位父亲的挣扎。他是想即便飞机坠落了还有可能掉在海面上,说不定还能逃过一死———但随后淡定的空少浇灭了他的希望,淡淡地说,“咱不在海上。”

   飞机落地瞬间和停稳时爆发两次掌声,所有人在谈起那两次掌声时言语中都带着感激。有小孩问妈妈为啥要鼓掌,用印先生的话来说,飞机迫降刚触地那次是鼓励自己鼓励机长争取最后安全停稳,停稳后掌声是在感谢机长感谢自己——— 活过来了。

   单采访乘客就在小采访本上记了22页,还原现场的内容整理了3000字,这还不包括备降后乘客的吐槽。当天下午追问南航、广州白云机场、民航中南局,打电话发短信发详细采访函,直到约定的晚7点还没回复。出于平衡客观原则只能舍弃乘客的部分说法,专写飞机备降。

   当晚一直在等回应,一边接打电话一边敲稿,8点38分交了2400字,引用了新京报关于遭鸟撞击而迫降的说法。次日凌晨零点30分,我接到电话说不是鸟击,是机械故障,不是迫降,是备降。

   次日早上醒来,我被受访乘客拉进名为“南航C Z3739浴火重生”的微信群,共11个乘客。而最初的“南航CZ3739”微信群后来陆续进来很多记者,群内增至28人。

   与外界满世界寻找“中国好机长”不同的是,“南航CZ3739浴火重生”的群友都很诧异———舆论似乎走偏了,原本的事情还没解决呢。这几天一直窝在群里没怎么说话,听乘客们回味那惊魂一幕,又商量如何维权解决问题,最后大家也都累了,“至少我们都平平安安。”

   白岩松在央视新闻周刊节目中评点,“什么时候我们民航的优秀能够真正立体起来,从天上到地上,都让人不窝心、不生气、不担心,那才最好。”这句话引起了所有乘客的共鸣。

   “大吃大喝,庆祝重生!”从感激机长到感恩彼此,惊魂过后的乘客似乎成了患难兄弟,聚餐晒图你一言我一语聊到深夜。正如一位80后女乘客所说,“大家能活着就很棒!我们遇到了很多贵人!我要去潭柘寺给帮我们的贵人请愿保平安!”

   近日,机长贺中平在电话那头言语温和沉缓,他笑着说《迫降惊魂》看过了,谢谢,“愿意配合采访,但你还是先跟南航党群那边说声,谢谢。”几天来我一直想写篇《归途》,人在归途,心在回归。后来想想,算了,风波已然淡去,无需刻意追逐,只需还原事实回归本真。

  
0
iTAG: 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