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都网

数字报 >  正文

【社论】政府机构改革关键在放权与制权

2013-03-11 00:00:00  浏览量:
  评论(
字号:T T
摘要:备受关注的政府机构改革终于浮出水面,昨日披露的国务院机构改革和职能转变方案显示,在今后的国务院组织架构中,组成部门将减少至25个。其中,备受关注的铁道部将实行政企分开,部分行政职责划入交通运输部;另外,卫生和计划生育、食品药品、新闻出版和广播电影电视、海洋、能源管理等机构均受到整合。


   备受关注的政府机构改革终于浮出水面,昨日披露的国务院机构改革和职能转变方案显示,在今后的国务院组织架构中,组成部门将减少至25个。其中,备受关注的铁道部将实行政企分开,部分行政职责划入交通运输部;另外,卫生和计划生育、食品药品、新闻出版和广播电影电视、海洋、能源管理等机构均受到整合。

   民众对政府机构改革翘首以盼,概因当前部分政府职能分配不合理,其与社会、市场的关系定位不清,影响甚至阻碍了社会发展。改革结果符合很多人的预想,铁道部政企分开呼声已久,去年年底即有媒体透露类似消息,而广电、新闻出版等文化领域的改革则早就进入改革规划视野。可以说,整个改革过程按部就班,有条不紊,有学者认为,它“以微调为主,不是全局性调整”。和改革开放后经历的六次政府机构改革一样,此次改革也会造成一定的人员精简,但其核心并不在于此。

   国务委员兼国务院秘书长马凯在改革方案说明中表示,此次改革重在向市场、社会放权,减少对微观事务的干预,同时改善和加强宏观管理,严格事后监管。一个重要共识是,改革关键要转变政府职能,减少不该有的行政干预,一方面要清晰政府定位,厘清政府与市场、社会的关系,另外一方面要整合政府机构,明确责任。

   由此可看出,此次改革在力图“精兵简政”的基础上,还追求政府权力与责任的匹配,后者无疑也是民间的一大呼声——— 权力互相交织不仅抑制了社会活力,也增加了问责难度。现阶段中国社会矛盾频发,在履行政府责任的前提下谈论改革,无疑显得极为必要。

   至于具体的改革进程,缩减政府机构只是改革的第一步,接下来适当的放权更受关注。考虑到此前六次政府机构改革过程中,均出现不同程度的“精简—膨胀—再精简—再膨胀”的怪圈,此次改革伊始即有不少专家学者强调放权的重要性。减少行政力量对市场的干预,让社会组织在宽松的政策环境中自我成长,继而为社会自治提供资本,如此种种,方是权衡改革成效之关键。过去几次政府机构改革之所以会经历上述怪圈,就在于单纯寄希望于通过政府机构内部职能调整来激活社会活力。事实证明,不改变权力分配,缺乏角色转变,忽视对权力的规范与约束,就谈不上真正意义的政府机构改革。

   一种典型的担忧认为,精简政府机构过后,一旦没有后续的深层次改革跟进,势必会让改革蜕变为制约社会发展的“负能量”。这其中,权力集中的危害最大,对于一个曾经深度介入甚至政府主导经济发展的发展中国家而言,尽管市场经济理念今天已经深入人心,但要警惕过去那种管制思维,尤其是政府主导社会和市场的意志。此次改革方案披露后,针对组建国家新闻出版广播电影电视总局的改革细节,有网民即围绕新政府部门命名一事展开讨论,而其核心就在于定位“管理”或是“发展”。究其本质而言,民众呼吁后者在于希望改革能真正改变政府职能,让社会释放文化活力。

   《人民日报》解读此次政府机构改革方案,评论称“不必仅仅盯着究竟减少了几个部门”。是的,经历了多次政府机构改革后,对于需要怎样的改革,民众已有了基本共识。显然,撤销政府机构后,如何防止权力集中,如何规范权力运行,如何适度放权等问题,接下来将考验改革者的魄力与智慧。

   就精简机构这一目标来看,现今的改革力度并不大,而针对此次改革有政府机构并入发改委,不少网民甚至对改革前景流露出些许悲观。对于持“小政府,大社会”观点的人来说,他们的要求也许更高,现阶段的中国社会,“小政府,大社会”是一个可以为之努力的方向,抛开简单的政府机构合并,当下的改革的确也暗合了这种理念。当然,现实的不是理想与我们相距遥远,而是眼下改革的实质推进,如何在秉持政府责任的基础上加强放权,并通过制度渠道制约权力,方是改革的当务之急。

0

相关文章

无觅相关文章插件,快速提升流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