资讯

南都网资讯 >  正文

程序员余佳文:让更多大学生用超级课程表泡妞

来源:南都网综合   2013-07-10 16:28:23   作者:中大-南都网教学实践基地实习记者:李岸鸿 程申立   编辑:李彤
字号:T T
摘要:高中开始自学编程,到大学因为不敢和女生搭讪“愤而”开发校园社交软件,对此创始人余佳文调侃:“不以泡妞为主要目的的软件都是耍流氓。”在他的年纪,佘佳文的中国梦如此简单而美好。

  “每个程序员,最开始都有很强的黑客情结,觉得编程无所不能。”他是余佳文,大学刚毕业,来自广州大学华软软件学院。

  他上大学时,一星期有三十节课,基本记不住课程表,经常忘记在哪里上课。课上发现漂亮女生,也不敢主动要联系方式。这些日常小烦恼,给了余佳文创业灵感。他拉上几个朋友,组建了8个人的创业团队,成员都是清一色的大学生。他们在2011年下半年,开始研发“超级课程表”。

  这是一款与高校教务系统对接,一键自动录入课程表到手机的校园社交应用。“传纸条”的功能,还能帮助同一课程的学生互相认识,对此创始人余佳文调侃:“不以泡妞为主要目的的软件都是耍流氓。”目前“超级课程表”已支持全国3000所高校,积累超过百万的用户。

超级课程表

  “创业会很孤独”

   早在2007年,余佳文正读高一时,他就开始自学编程,开创了一个高中生社交网站。网站2008年盈利,但2009年就被他卖掉了。余佳文觉得网站赚的是小钱,不能是大事业,到了广州上大学,一定有不一样的发现。

  “人脉对我来说很重要”,余佳文说。他高中的朋友圈,都是四五十岁的叔叔阿姨,里面商人比较多。他很喜欢和商人聊天,听他们分享创业的故事。高三时,一家大公司的老总对他说:“你适合创业,应该有一份事业。”上了大学,余佳文发现老师教的很多东西,他都学过。所以他很少上课,经常在社会上跑。如今余佳文刚刚大学毕业,却已经是30多人公司的CEO,每天早上11点上班,一直工作到晚上2点多。

  公司几个股东都是比他年长的叔叔阿姨。每个人的诉求都不同,其中一个不同意,公司就很难办下去。他必须跟他们每个人聊,做出权衡,让每个人心里都舒舒服服。“马云说,男人的胸怀是委屈撑大的。有很多委屈我都吞了,”余佳文说。

  做CEO不但要权衡很多股东和同事的利益,还要保证公司正常发展,他压力很大,而且没有人能一起分担。“创业会很孤独。全部人的期望都丢在我身上,最后还是我一个人在战斗。他们会给我建议,但最终拍板的还是我。我只能反复思考,B还是A,A还是B,很痛苦。”尽管余佳文属于创业成功的典型,但他认为99%的大学生不适合创业,“多数大学生缺乏生存能力、人脉和经验,而且大部分时间呆在学校,玩不透社会的人情世故。”

  鼓励团队吵架

   公司30多人,意见不合时如何解决?余佳文说:“我通常鼓励他们吵架。”他举例,“我会把产品经理叫来,让大家来骂这个产品有多烂,再给产品经理一个机会,让他拿出新版本骂回去。”他认为这样的公司很有突破感,大家每天都会很有热情地做事。

  公司里,任何一个高管都不会有很大的权力,做不好照样会被骂。余佳文强调他们公司是用能力说话,不是用权力说话,“有能力,我们就崇拜你;没有能力,你就走人。”决策过程中,员工们都可以提意见,但绝对是余佳文做最后拍板,其他人不能插手。“我不会像很多大学生那样青春浪漫,大学友情和公司之间分不开,我分得很开。在公司工作,就要按规矩来。”余佳文生活中常和团队成员打打闹闹,但在公司管理问题上,他表示自己十分公私分明,甚至有时会“很无情”。

  余佳文说:“在公司最危难时,拼的不是理性是感性,这时大学感情就像火药般给公司一个加速度。正常情况下,感情被放大了,就不是很好。”但私底下,他和团队成员都是非常好的朋友,住在一起,一起吃饭一起打扫卫生,还组织了一个周末乐队,经常一起玩吉他。

  余佳文1990年生于潮汕,年纪很小,却已对《易经》有一年多的研究。他认为,《易经》讲的都是中国人骨子里很本质的东西,应该顺应这个规律去解决问题。老外“一就是一,二就是二”,但中国“一就是二,二就是一”,不会太过绝对,而是分场合看情况的。

  他将对《易经》的理解,应用到了公司管理上。余佳文在面试时,经常问应聘者一个问题:“你爸偷了别人100块,你要不要去警察局举报他?”他直言:“那些说要的,我就把他否了。中国就是以孝为先,只因为100块就去举报你爸,就是不孝子。但如果问:你爸做了汉奸,要不要举报他?这时我需要你说'要',因为国难当头。忠孝不是绝对的,国泰安康时以孝为先,国难当头时忠大于孝。我需要我的员工懂得因时而为。”

超级课程表团队

  “我根本不相信硅谷神话”

   大学四年,余佳文几乎一直忙着创业。被问及是否嫌玩得太少时,他回答:“其实一直在玩。和一个团队,做着我很喜欢的东西,这个过程就是玩。只是我玩得比别人有价值。”他很喜欢极客,“在他的领域里,他可以和其他工程师,一起抽烟喝酒,噼里啪啦地讨论技术,这是一个很棒的过程。”余佳文虽然现在不做技术了,但还是很喜欢和他们讨论这些东西。

  网上有人评价他是“中国的扎克伯格”,他强烈反对,“我根本不相信硅谷神话,大学生出来就是应该踏踏实实,把我推到风口浪尖有什么意义?”他认为,成功很多时候都不是靠运气,更多还是靠自己去耕耘。

  他很老成,不喜欢冒险,坚持的做事风格是,只能够顺势而为:有怎样的能力,就做怎样的事情,超过这个水平的事,滴水不碰。他们团队一直在“摸石头过河”,前一步目标完成并积累经验后,再去制定下一个目标,走得很稳健。

  目前为止,“超级课程表”还没开始盈利。但余佳文判断,“很多时候,如果一个项目你一看就觉得可以赚钱,这东西一定一堆人在做。好的项目一定是一开始看不懂,其次是摸不透,紧接着摸不着,最后就是惊叹我当初怎么没想到。”“超级课程表”已积累过百万的用户。余佳文下一步目标是,继续打通各大高校,增大“超级课程表”的覆盖率,尤其是渗透率,“我要的是,每个学校的使用人数我都是第一。”他在纸上写下略显调皮的语句:我想让更多大学生用超级课程表泡妞。

  “我很实在的,本来就是一个很没梦想的人,不要把我写得很励志,”他把自己一步步希望达到的事情称作“目标”。

  “我没啥物质上的追求,我们都比较简朴,不会乱花钱,”他和团队成员现在住的房子很便宜,一个月房租400块。他调侃自己穿衣服,一两百块就觉得很贵。

  他很传统。公司发展稳定后,他想回家多陪陪父母,尽孝道。五六年后,结婚,完成父母的愿望。最后的目标是,他笑道:“在我年轻时,干一件最牛逼的事情,以后可以吹给我孩子听。”

相关文章